CS巴别塔(1)

喜闻黑人奥巴马入校被抵制,兼推书一本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Kenny Yuan on 2009/09/29

先来翻点旧帐:这两年来,我一直瞧不上奥巴马同学,我给他的评价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在我看来,奥巴马不可能连任的,因为我认为他的竞选是靠机遇和谎言得到的胜利。而且在他上任之后,还在不停地说着无法兑现的谎言。所以,经过四年的时间,人们一定会对他无比失望的。

当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神勇”才发现了这个绝顶机密——美国最不缺的就是在中国称为“人精”的生物——形成这种观点的绝大多数的信息,都是我阅读得来的。与某些人想像中的不同,美国人一直都不是“铁板一块”地支持奥巴马(麦凯恩也拿到了160票)。而且最近一段时间,反对奥巴马的人也开始“发出吼声”了:先是有右派参议员公开指责他说谎(竟然还情不自禁打断了总统的发言),后来爆发了一次不大不小的万人游行,现在这几天又被家长愤怒地抵制其对学生进行的洗脑宣传……(在美国,“学校教育”是一个政治家的雷区,不管是左派、右派,还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都是坚决地反对政治家染指这个领域的——哪怕一点点的苗头都不行)

写完上面的段落之后我发现,如果我不用15000字的话就没法讲明白上面写的那些内容。而且在中国谈论美国的政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就不提愤青了——普通的中国人对美国的事情了解得太少,多数人总是停留在表面而看不到要点和本质。比如很多人就不明白美国的护旗法案为什么得不到通过:为什么从1989年以来最高法院就一直认为焚烧国旗是言论自由的表达?为什么唯一能够推翻最高法院判决的“修宪”程序,却总是无法获得通过?(2006年6月27日,参议院以一票之差,仍然未能通过禁止美国人焚烧国旗的准28修正案)。再比如上次大选,有些同学因为奥巴马使用email、利用了Web 2.0网站进行竞选,就要天真地去支持奥巴马;见到麦凯恩年纪大,并且不会发email,就判断说他是保守派(注),而且依此就断言奥巴马必胜——这种人实再是属于应该被怒斥simple&naive的对象(所幸美国人不全是这种脑残,否则我们也就失去了一个民主和法制的绝佳榜样)。

那么,如何才能摆脱“一说话就显露出稚嫩的天真”这种状态呢?(宾果!你猜对了,我是来推销书的):在这里推荐一本很适合入门的书:《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这本书的文字写得很平实,没有什么知识性的门槛。它在讲述一个个引人入胜的故事的同时,将美国的宪政精神娓娓道来。相对于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那一类的,这本书更适合于“科普”宪政。

看过这本书之后,你能够回答这些问题:
——为什么美国的最高法院有裁定违宪的权力?(Marbury vs Madison案)
——为什么有人说美国的最高法院“两百年来一直在开着制宪会议”(最高法院对宪法的解释实际上赋予了新的内容)?
——为什么说美国的南北战争是从最高法院开打的?(Scott vs Sandford案)
——为什么美国这样的“宗教重灾区”,能够始终贯彻政教分离原则,不树立国教?
——为什么美国的新闻媒体可以畅所欲言,不怕“诽谤”的起诉(New York Times vs Sullivan案)?
——为什么美国的警察在抓捕犯人的时候,会宣读一长串“你有权保持沉默……”的罪犯权利告知(Miranda Warnings, Miranda vs Arizona案)?这些权利(包括免费律师和沉默权等)都是从哪里来的?(Gideon vs Wainwright案)
——为什么美国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能够以和平的方式改变社会?
——为什么“水门事件”这种在毛泽东看来的“屁事”,会导致总统的下台?(United States vs Nixon案)
——为什么在引发大暴乱的罗德尼·金案中,四名警官会被判无罪(而且事实上他们真的无罪)?
——为什么在“辛普森杀妻案”中,辛普森会被无罪释放(或者说,为什么警方出示的“证据”,在法律上无法证明其有罪)?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美国人反对,但在美国还是能够合法的地焚烧美国国旗(“国旗护佑焚烧它的人”)?(Texas vs Johnson)

……

也许有人会问:我明白了能有什么用?咱们中国都已经这样了,还有指望吗?
——还是用奥巴马的话来回答吧:Yes We Can. (或参见杨振宁出演的中国移动广告:我能!)

(前几天本来想写一块大部头的,后来发现任务太重,结果今天改写成了一篇推书的软文,哈哈)

注:麦凯恩同志小事两三则(详情请google)
1、在越战被俘时坚决不签“悔过自白书”(全美国都拿他当英雄看待)
2、提出议案禁止竞选中的软钱(这真是一件四面八方全都要得罪人的差事)
3、力主反虐俘法案(和民主党站在了一起)
4、推动EarMark的改革并以身作则(奥巴马在这上面动了上亿美元的脑筋)
5、很多事情上能够跳出党派利益(牛!)
6、敢于“背叛”身后的利益集团(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附录:Jay Leno的两个关于奥巴马同学的笑话
1、President Barack Obama told his Cabinet yesterday to insure that every taxpayer dollar is spent wisely. But there was one embarrassing moment when he had to explain to the Cabinet what a taxpayer was.
2、Barack Obama’s daughters are very smart. They told him they will take the sam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dog that he is taking for the economy. That way, if the dog leaves a mess in the White House, it’ll be cleaned up by future generations.

另:再补充周年漫画一枚。

Advertisements
Tagged with:

闲聊色彩学(Chromatology)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Kenny Yuan on 2009/09/28

色彩学是一门听上去没什么内容(“不就是RGB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的学问。

同时,它也是一门稍微深入就能够斩获颇丰的学问。

为了激励大家对色彩学的兴趣,俺这里就把某次聚会时一个未完成的幻灯片拿出来,试着用文字讲解一下。

screenshot

绝大多数人都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色彩,但很少有人真地明白色彩是怎么回事。和许多其它东西一样,这些问题最早都是由哲学家来回答(在这里插一句:哲学家算个屁!具体参见孔德先生关于太阳的讲义),然后被当成科学来研究(尤其是物理学),最终过了好多年,科学家们才搞明白它是怎么一回事,但可惜的是,这些研究成果的普及也仅限于极少数的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专业人士。

说到色彩学,就得要先说说什么是色彩。首先要纠正的就是认识上的误区——和人们通常认为的不同,色彩不是物体本身的属性。其实这一点很早就被物理学家认识到了,比如波义耳就认为“物体没有颜色”;色彩也不是光线的属性,牛顿在研究了他的光学之后,也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光线没有颜色”。

那么,色彩到底是什么?我给出的定义是:色彩是人的眼睛在视觉过程中产生的一种物体的附加属性,它所反映的主要是从物体反射入眼睛的电磁波的频率(请注意“主要是”这三个字,后面会解释为什么)。我的这个定义和辞海或国标中的不同。比如国标中说“色彩是除形象以外的视觉特征”,这个定义有些故弄玄虚,所以我给它下了一个直入主题的定义。

一般来说,码农(程序员)们多数都知道RGB合成颜色的基本原理——只要改变RGB的分量,就可以合成所有的颜色;也听说过人眼中有三种细胞(视锥细胞),分别能够感受红、绿、蓝三种颜色的光,最终靠这三种细胞感受的三原色光形成了颜色视觉。

上面的这些说法基本上来说是没有问题的,但它们和其它的入门知识一样,仅仅是一种“近似的正确”。

为了方便大家以后装B,俺就把这些常见的说法一一剖析,还它们以本来的面目:

Fact 1、RGB三原色不能还原所有的色彩

从物理学知识我们知道,光线的颜色是它的频率的表现,从400纳米到700纳米波长的称为可见光(实际上不同的人能看到的范围是不太一样的)。如果将不同颜色的光混合在一起,虽然用眼睛看上去它的颜色改变了,但每种光的频率是不会改变的,改变的只是对人眼的三色视锥细胞的刺激。所以首先请记住一点:RGB三原色不能合成不同频率的光线,只是从人的眼睛看上去,合成的色彩非常近似罢了。一般把三原色的强度称为三刺激值,在选取三种原色的频率值之后(比如CIE1931采用的是700纳米的红,546.1纳米的绿和435.8纳米的蓝),就可以通过实验来进行色彩的匹配了。如果能够选取一个合适的三刺激值rgb,使它们从视觉上等同于某个可见光的颜色A,那么rgb就称为颜色A的三刺激值。很多人曾经信心满满地进行了这种实验,但最终发现:无论如何选取RGB三原色的频率,都无法还原所有的可见光谱表现出来的色彩。比如500纳米左右的黄绿色,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用RGB三原色去模拟的。为了能够匹配上这种黄绿色,不得不把部分红光“添加”到了这种黄绿色上面,然后才能得到满意的匹配。于是,在这个频段,三刺激值中的红色R就只好标成了负值——之所以我们平时用不到负值,是因为CIE标准中对计算三刺激值的颜色三角进行了变形,引入了虚拟的顶点X、Y和Z,然后变形到麦克斯韦三角形。我们使用的三刺激值其实不是真正的RGB,而是虚拟的XYZ(比如:X=2.7689R+1.7517G+1.1302B)。

Fact 2、眼睛会错误地感知色彩

1)颜色不变亮度变化:颜色变化了。

既然色彩是光线频率的被人眼所感知到的属性,那么它应该和光线的强度无关。但实际上,改变光线的强度,人眼感受到的色彩是在变化中的(贝楚德-朴尔克效应)。

2)亮度不变颜色变化:亮度变化了。

在光的能量(强度)不变的情况下,改变光的频率(颜色),眼睛感知到的亮度会变化。举例来说,如果你在显示器上调出255的蓝和255的绿,就会发现它们的亮度感觉上至少差一倍。实际上,人眼中感绿的视锥细胞占50%,感红的和感蓝的加起来占另外的50%。这种亲近绿色的生理特性很可能是进化而得来的。

3)距离不变颜色变化:距离变化了。

按理说,颜色应该和离物体的距离无关。但因为红色的波长大于蓝色的波长,故而它的折射率较低,所以红色光线的焦距更长一些。最终导致红色的物体看起来更近(嗯,从这点可以看出,人眼的确是廉价货,都不支持相机镜头中最常见的“防色散”功能)。

4)以上都不变但视角变了:颜色又变化了。

前面提到的色彩还原的实验都是在2度的视场下做的。在大视角下,人眼感知的颜色是不均匀的,而且受到黄斑中央凹中的黄色素的影响,颜色的饱合度也会降低。

5)啥都不变时间推移:颜色还是变化了。

原因很简单:神经的疲劳。

6)在不同的基础色彩上,能够分辨的颜色变化程度不同。

既然色彩是频率的表象,那么在不同的频率下,当频率的变化值相同时,应该都能够分辨得出的。但实验结果正好相反,在某些频率下,人眼是相当不敏感的。比如在红光的区域,即使是很大的频率变化,人的眼睛也不能识别它们在颜色上的差别。

(注:以上提到的都是人的眼睛在“静态”和“纯色”的情况下的“毛病”。在动态场景、混合形状和混合颜色的情况下,人眼的问题会更多,与之相关的内容这时暂时不涉及)

写了好久,才刚刚写完一页幻灯片的内容。看来这个“闲聊”得分系列了,所以来一个“下期预告”吧:人的眼睛真的是用RGB体系来感知色彩吗?

Tagged with:

史上最全的英语连读规则一网打尽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Kenny Yuan on 2009/09/02

你会正确地读以下单词么:feel, fool, heal, wheel, …

你会正确地读以下词组么:I am, s/he is, I always, too often, …

如果你不会正确发音,那么你需要学习连读规则;如果你能够正确发音,但不知道原因,那你更需要学习连读规则——

今天,我就模仿赵老湿,来讲一讲英语口语中的连读。
“连读”在英语中叫Word Connections,借用法语的词汇时叫Liaison,读音为[li’eizn]——在这里要多说一句:从法语中借来的词读音一般都比较怪,一定要先查字典再去读它,免得搞错,比如debut[‘deibju:]

连读的意义

连读是语调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要素。而语调是让别人更好听懂、更好理解的重要途径——语调的正确,比发音的准确还要重要。因为语调涉及的内容太多,而且很难用文字来描述,所以在这里只讲连读。
可能有人会认为连读会造成别人的理解困难,他们认为:还是把单词一个挨一个地读清楚更容易听明白。虽然这种说法明显是错误的,但是在这里我也不想浪费文字去反驳,读者们请自行决定是否要阅读或者离开。

一个例子

这里是一个连读的例子。在这个例子里,不仅仅有连读的存在,还包含发音的一些变化,请仔细分辨:
书写英语:They tell me that I’m easier to understand.

口语连读:theytellme thedaimeasier der-undersdand

连读的分类

英语中的连读主要有四种:
1)辅音+元音的连读(Consonant + Vowel)
2)辅音+辅音的连读
3)元音+元音的连读
4)T, D, S 或 Z + Y的连读

1. 辅音+元音的连读

一般来说中国人比较熟悉这种连读——前一个词由辅音结尾,后一个词由元音开头,于是就很自然地连起来了,比如:

My name is… [my nay•miz]
because I’ve. [b’k’zäiv]
pick up on the American intonation… [pi•kə pan the(y) əmer’kə ninətənashən]

不只是句子中,读字母缩写也可以连读:

LA [eh•Lay]

读数字时也可以连读:

902 5050 [nai•no•too fai•vo•fai•vo]

再来几个简单例子:

hold on [hol don]
turn over [tur nover]
tell her I miss her [teller I misser]

因为这种连读一般初中生都会,在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重头戏在后面,马上开演。

2. 辅音+辅音的连读

这个很难用文字描述,放到最后再讲。

3. 元音+元音的连读

如果前一个词是由元音[u]结尾,下一个词由元音开头,那么,在[u]后面加上一个辅音[w]
如果前一个词是由元音[i]结尾,下一个词由元音开头,那么,在[i]后面加上一个辅音[y]

只说规则似乎有点不好理解,看例子就明白了。

Go away. [Go(w)away]

在电影Big Fish中,巨人Carl说过这句话。因为巨人说话又慢又重,所以那个w很明显。
再来看一个例子:

I also need the other one. [I(y)also need thee(y)other one]

这种连读不能把辅音w或者j发得太重,否则会显得很傻,但是不发这两个辅音的话又会很难念得顺口。

go anywhere [go(w)anywhere]
so honest [so(w)honest]
through our [through(w)our]
you are [you(w)are]
he is [he(y)is]
do I? [do(w)I?]
I asked [I(y)asked]
to open [to(w)open]
she always [she(y)always]
too often [too(w)often]

4. T, D, S 或 Z + Y的连读

如果前面的单词是以T/D/S/Z结尾,后面的单词是以Y开头(一般是you这个词),那么有如下的连读规则可以使用。

4.1. T + Y = CH

What’s your name? [wəcher name]
Can’t you do it? [kænt chew do(w)it]
Actually [æk·chully]
Don’t you like it? [dont chew lye kit]
Wouldn’t you? [wooden chew]
Haven’t you? [hæven chew]
No, not yet. [nou, nä chet]
I’ll let you know. [I’ll letcha know]
Can I get you a drink? [k’näi getchewə drink]
We thought you weren’t coming. [we thä chew wrnt kəming]
I’ll bet you ten bucks he forgot. [æl betcha ten buxee frgät]
Is that your final answer? [is thæchr fin’læn sr]
natural [næchrəl]
perpetual [perpechə(w)əl]
virtual [vrchə(w)əl]

4.2. D + Y = J

Did you see it? [didjə see(y)it]
How did you like it? [hæo•jə lye kit]
Could you tell? [küjə tell]
Where did you send your check? [wεrjə senjer check]
What did your family think? [wəjer fæmlee think]
Did you find your keys? [didjə fine jer keez]
We followed your instructions. [we fallow jerin strəctionz]
Congratulations! [k’ngræj’lationz]
education [edjə·cation]
individual [indəvijə(w)əl]
graduation [græjə(w)ation]
gradual [græjə(w)əl]

4.3. S + Y = SH

Yes, you are. [yeshu are]
Insurance [inshurance]
Bless you! [blesshue]
Press your hands together. [pressure hanz d’gethr]
Can you dress yourself? [c ‘new dreshier self]
You can pass your exams this year. [yuk’n pæsher egzæmz thisheer]
I’ll try to guess your age. [æl trydə geshierage]
Let him gas your car for you. [leddim gæshier cär fr you]

4.4. Z + Y = ZH

How’s your family? [hæozhier fæmlee]
How was your trip? [hæo·wəzhier trip]
Who’s your friend? [hoozhier frend]
Where’s your mom? [wεrzh’r mäm]
When’s your birthday? [wεnzh’r brthday]
She says you’re OK. [she sεzhierou kay]
Who does your hair? [hoo dəzhier hεr]
casual [kæ·zhyə(w)əl]
visual [vi·zhyə(w)əl]
usual [yu•zhyə(w)əl]
version [vrzh’n]
vision [vizh’n]

附录: 音节省略和连读放在一起

I have got to go. I’ve gotta go.
I have got a book. I’ve gotta book.
Do you want to dance? Wanna dance?
Do you want a banana? Wanna banana?
Let me in. Lemme in.
Let me go. Lemme go.
I’ll let you know. I’ll letcha know.
Did you do it? Dija do it?
Not yet. Nä chet.
I’ll meet you later. I’ll meechu layder.
What do you think? Whaddyu think?
What did you do with it? Whajoo do with it?
How did you like it? Howja like it?
When did you get it? When ju geddit?
Why did you take it? Whyju tay kit?
Why don’t you try it? Why don chu try it?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Whaddya waitin’ for?
What are you doing? Whatcha doin’?
How is it going? Howzit going?
Where’s the what-you-may-call-it? Where’s the whatchamacallit?
Where’s what-is-his-name? Where’s whatsizname?
How about it? How ’bout it?
He has got to hurry because he is late. He’s gotta hurry ‘cuz he’s late.
I could’ve been a contender. I coulda bina contender.
Could you speed it up, please? Couldjoo spee di dup, pleez?
Would you mind if I tried it? Would joo mindifai try dit?
Aren’t you Bob Barker? Arnchoo Bab Barker?
Can’t you see it my way for a change? Kænchoo see it my way for achange?
Don’t you get it? Doancha geddit?
I should have told you. I shoulda toljoo.
Tell her (that) I miss her. Teller I misser.
Tell him (that) I miss him. Tellim I missim.
Did you eat? Jeet?
No, did you? No, joo?
Why don’t you get a job? Whyncha getta job?
I don’t know, it’s too hard. I dunno, stoo härd.
Could we go? Kwee gou?
Let’s go! Sko!

最后的话

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在附录之后还有一段。嗯,就像电影 在字幕结束后的隐藏镜头一样,这一段是要用来揭密的:本文中的所有内容,包括规则和例子,都来自于ATT——《American Accent Training》这本书,Amazon上的网址是:http://www.amazon.com/American-Accent-Training- Speaking-Pronouncing/dp/0764114298/ref=sr_1_2?ie=UTF8&s=books& qid=1251888224&sr=8-2。故而,所有的荣光属于原作者Ann Cook女士。另外,关于辅音和辅音的连读,恕我不能用简短的文字描述清楚,请自行参考原书。谢谢观赏,再见……

Tagged with: ,

Uninstaller Fail

Posted in FAIL by Kenny Yuan on 2009/09/01

Uninstaller F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