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巴别塔(1)

为什么开会时需要严防“抢占道德制高点”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Kenny Yuan on 2009/06/20

(码字太多无人看,我尽可能简短。不过,140字是没戏)

向熟识的人推广《罗伯特议事规则》有6年多了,但是每每还是会为《规则》中精妙的设计和对人性的洞察而击节。比如这一条:若要提出一个可议之题,必须清晰明确地表述出具体要做什么,而不是一个虚无的大方向(此为转述,非原文)

为什么要有这样的限制?难道说类似《关于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提议》这样的,就不能提了么?

这条原则,其实还是在防范人类共有的邪恶本性——不管要做的事情是善还是恶,人们都喜欢找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打出一个光明正义的旗号——不论古今中外基本皆是如此。这条议事原则所要防范的就是“先以大义之名取得投票通过,然后再以通过的议案来作恶”的行为。比如:假设议案题为《限制美国的儿童色情传播,保护青少年》,这样具有伟光正风格的议案是很容易通过的,对其后果表示担心的人也容易受得道德上的诘问;但如果议案书写为《为限制美国的儿童色情传播,要求在每台电脑上强制安装过滤和监视软件》,那么,它的真面目就很容易被人识破了。

再比如:《关于加强美国的国家财力的议案》 vs 《为加强美国的国家财力,个税税率增加50%的议案》
又比如:《关于增强美国的国家稳定的议案》 vs 《为了增强美国的国家稳定,授权政府出动军队和油箱驱散抗议人群的议案》
还比如:《关于防止美国的家庭暴力的议案》 vs 《为了防止美国的家庭暴力,强制每户居民在室内安装摄像头的议案》

再再比如:《关于建设美国的和谐社会的议案》 vs 《为了增强美国的社会合谐,授权政府实施新闻审查制度的议案》
又又比如:《关于促进美国的保密建设的议案》vs 《为了促进美国的保密建设,授权政府审查所有公民的通信内容以便过滤涉密内容的议案》
……
我不写什么结论了,大家抬一下头,再看一眼上方的那个粗黑的大标题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